关于曹博士
曹子策博士,国际催 眠大师,超个人心理 学家,生于60年代末期,经历中国社会从计划经济年代到改革开放的各阶段的变迁,精通百科和中西文化,艺术和历史,多次举办个人画 展、收藏展、音响展,举办社团,化学(浙江大学,学士),高分子材料(复旦大学,硕士),物理学(复旦大学,博士研究生)等科学学历,对于物质世界基本规 律非常通晓,且广泛涉及佛、道、密、瑜珈、基督(更多)
玩味人生
天然翡翠A货 放大检查:纤维交织结构
为了您的权益,收货时请先拆开包装查看物品无异议后再签收,如快递公司不允许先验货后签收,请签收后留住
首页>>曹博士催眠治疗强迫症案例

2013-5-3 10:31:35

曹博士催眠治疗强迫症案例

曹博士催眠治疗强迫症实例

    小小的强迫症(无论何种行为模式)往往能将个案压得身心劳累,喘不过气来,甚至感觉自己立刻就要死了,痛苦不堪。神精治疗往往需要个案吃药,这无疑会影响到个案的身理健康。而一般的心理治疗却又根本起不了作用,因为个案对自己的症状比你(治疗师)要了解的多。而催眠治疗却能一枝独秀,挖掘个案生命中深层的原因,加以根正与治疗。下面就我催眠治疗强迫症的一些个案举些例子:

1. 黄先生,神精清度分裂,强迫思维,声音赋予,呼吸说话,痛苦难忍,就差没断气了,7年多的强迫史。

对于大学二年级的小黄同学的强迫症治疗,是我最得意的催眠案例。因为这7年来,他上名院求名师,先后在自己省会城市的著名神精科院治疗不果,后上北京的多所知名精神科院治疗也不果,再访上海知名心理治疗机构仍然不果,又转去山东进行长期马氏催眠治疗(国内派,与我们的欧美派不同)仍然无效,神经清度分裂,长期吃药,曾休学一年多,已近绝望,生活不能自理,呼吸困难,身心憔悴,形同僵尸。

也许是因为他自己的强迫思维,他仍然在找国内的知名机构治疗他的问题,于是在网上找到了我们。有趣的是,他打了近2个月的电话给我,反反复复强调他的病症,并要我保证一定能治疗好他的病,他才来。事实上这是对催眠治疗的误解,在我们还没有了解他的身理与心理的具体情况以前,是绝对没有理由可以承诺个案一定可以康复的。(但据小黄同学讲,别的医疗机构都承诺一定可以治愈他的。)我们没有承诺他,最终他还是压宝前来。因为在两个月频繁的电话沟通中,我发现别的治疗机构对他的治疗只是对症下药,没有用心与他沟通,寻找他得病的真正原因(事实上,中国的医学界基本处于这种表层病症医治状态。),所以,我很有信心帮他通过催眠找一些得病的原因,并加以治疗与根除。

小黄由母亲陪来,小伙子身体很健壮的,不象他自己电话里所描述的那么衰,我已经确定心理因素一定占主要原因。简单沟通后发现他还伴有严重的焦虑症与抑郁倾向。首先对他的精神状况做测试,我发觉他的精神状况很稳定正常。继而催眠敏感度测试,也能达到4,5级(6级分法),敏感度相当好,我对治愈他已经有了八成把握。

通过催眠探索,发现问题最早在婴儿时期已经埋下。那时,他3岁,略有记忆,被老爸脱光了拍照留念,觉得很害羞(他是属于早熟的孩子),但无法抗拒(这里特别要提醒年轻的父母们对于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有合理的行为,切莫因为孩子小,不懂事而随便行事,往往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落下阴影,而影响成年以后的正常行为。)。4岁时,已经发觉自己有性兴奋(意识),特别喜欢抱着妈妈睡觉,却把此意念埋在心里面(年轻的父母你们又将如何对待自己的孩子的索爱呢?)。9岁因偷吃女同学零食被发现而羞愧无比。12岁因数学不好而受到老师的严罚,而在内心埋下自卑的种子(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又该如何教育学生呢?)。15岁是恶梦的开始,由于被分到坏班,九个男生一起合伙欺负他,用他的饭票和钱,摸他的生殖器还要他为他们吹萧(一种口交行为),无力反抗,紧张,恐惧,焦虑,被强迫,又强迫自己在内心对抗他们,用呼吸骂他们,幻想成为三国大将,宰灭他们,进而发展到吃饭,运动,呼吸,乃至睡觉都在强迫思维,利用各类声音赋予幻想,呼吸声里都是在说话。17岁问题极度严重,无法上学,休学一年多。18岁后,靠走关系赞助,进了大学,体育系,不敢看班里同学的脸,强迫赋予呼吸声以意义,去和别人打招呼,压气,透不过来,见男生反感,见女生贬低,又发展到无论做什么事,都强迫思维,声音赋予与呼吸说话,简直透不气来,无法活了,开始到处治疗,但每次都捧回一大堆药,却没有找到原因来解决问题。

而催眠治疗的真正妙处就在于通过年龄回溯的游戏,找到个案生命经历中一些被错误对待的经历,而加以重新演绎和正面提升,让个案的内心深处的问题真正得到释怀,认可自己的生命经历并超越他。所以,针对上面的问题,我就导演了许多出戏,让他在自己的戏中重新活一次,变得强大和自信,同时受到别人的尊重和正确对待,并贯以正确的人生信念。

治疗完毕的当下,小黄就觉得神清气爽,内心清静,不再感觉思维强迫,声音赋予,与呼吸说话等症状,内心变的安详而喜悦。回去后半个月来电话,告知已经基本好了,感觉人很舒服,也对自己更有信心了,虽然偶而还有呼吸强迫声,但已经不影响到自己了。我也觉得非常的开心,同时也觉得深深的遗憾,其实象小黄这样心理症状问题的人,在中国又何止他一个人,真心希望他们都能得到正确的治疗,而绝对不是吃药了事。


2. 陆小姐,清度人格分裂,强迫思维,强迫数数,恐人,手抖,脸红,14年间隙发作强迫史

 小陆在日本,是一查到我的网站,就直接预约过来治疗的女孩子。她25岁,大学毕业,娇小美丽,聪明能干,有着想当中国最年轻的女外交官的梦想,多年留日的经历,但是长达14年的间隙性发作强迫症痛苦地折磨并妨碍着她的伟大理想,以至于她一碰到重要事件,就会脸红,手抖,说话结巴,而当众出丑(而她平时却从容大方,从不这样)。她明明知道不该这样,却无法克服,因为她觉得体内的另一个我一直就想打败她,不让她成功。

通过催眠测试,发现她的敏感度为4级,非常能接受暗示(其实,这就是当初发病的原因)。她自己已经无法想起,自己为何凡事都会强迫数数的原因了,通过年龄回溯的催眠,回到她10岁时,发现在她读小学时候,由于同桌女生头脑不好,成绩差,考试一直靠抄袭她过关。终于有一天,小陆不愿意给她抄袭了,那女孩说了一句坑害她一身的话:“如果你不能与人很好的相处,你的智力将失去作用”。自从听到那句暗示后,她开始相信,同时不停怀疑,开始强迫自己凡事都去验证那句话,进而发展到反复数数,强迫注意身边任何物体,强迫听身边任何声音……。可我总觉得原因还是不够充分,于是继续深挖她更早年的生命记忆,问题开始浮现……,原来她小时候是与继父一起生活,从7岁时,继父经常会在半夜她熟睡时,躺到她身边,抚摸她的阴部,每每长达半小时之多,她知道,但是恐惧,害羞,被强迫而无法伸张,内心受到极大屈辱,而一直持续了6年,直到她初三毕业,高中寄宿为止。这才是她以后强迫行为形成的真正原因。(当一个人长期被强迫处于某种状态或做某种事情的环境下,他的内心必然养成某种转型的强迫行为,以忘记原先的强迫的痛苦,并保持新的强迫惯性。)10岁,因同桌女孩的一句话而强迫症爆发,不能静心学习;14岁再次爆发,强迫自己注意身边任何嘈音与物品,成绩一落千丈;18岁因与男友分手,而再次爆发思维强迫;22岁工作后,又再次爆发,一遇重要事情就脸红,手抖,说话结巴,(内在另一个自我)强迫自己当众出丑;去了日本,还是不行,被迫回国治疗,强迫症到达高潮,觉得全日本的人都在关注她,等着看她出洋相……。其间接受多年的药物治疗,但是基本无济于事,不能根除病根。在日本其间,了解到可能更需要更深的心理治疗,关注日本的催眠治疗,由于贵得有如天价的费用,而被迫放弃在日本治疗的念头,回国寻求治疗。所以,一找到我们,就毫不犹豫地过来治疗。

既然,原因已经找到,治疗也就得心应手。通过身、心、灵的洗涤,爱与能量的注入,以及对于她自己生命经历的重新演绎,她找回来自尊,信心与智慧,不再被过去的经历所影响,内心回归放松,宁静和喜悦的状态。考虑到她得病,并反复长达14年,我决定用来世催眠带引她去到未来,在千人的公众集会上发表演讲,结果她镇定自若,口若悬河,从容大方,获得全场喝彩,内心充满无比喜悦与骄傲。治疗完的当下,满脸红光,对未来充满信心,觉得内心已无障碍,放松而无强迫感,非常喜悦。善哉,善哉,催眠治疗的功德,否则,她就要决定去做神经切除术,真的好险呀。


3. 邵小姐,强迫喉音说别人坏话,自悲,抑郁,想死,近10年的强迫史

小邵的情况似乎简单些,凡事都用喉音去嘀咕,声音越来越大,话也越来越难听,得罪同事,掉了工作;得罪朋友,大家笑她神经病,成了孤家寡人;得罪家人,大家巴不得早点将她嫁出去。在自己家乡的医院看过,开药吃,却越来越严重。无法工作,在家玩电脑,找到了我这里。

记得,那次他们全家好多人一起涌入我的中心,仿佛催眠师是魔术师,会吃掉她们年轻的女儿,并要求一起参与催眠过程。当然,催眠探索是个人专利,无法给外人观摩;另外,催眠中,个案的隐私将一览无余地呈现出来,也不方便外人了解,所以我拒绝了。但她的父母们却说,我们看着孩子长大,没有我们不知道的隐私(诸位父母其实不了解,孩子往往有许多不为父母所知的秘密。)。最终我说服他们,等在厅里休息。小邵22岁,中等个头,学历只有初中。我担心她的认知可能不够,但是通过催眠测试,她的敏感度却高达5级,我觉得已经有九成把握处理她的问题。

催眠探索的过程,这里就不再赘述,发觉对她造成较大影响的,有四个阶段的事情。早在11岁时,与同班男生玩做爱游戏(其实是小孩子玩家家,并无真实性交。),但是被别的同学旁观,事后受到多方的责怪与谩骂,觉得无地自容,羞愧,委屈,又无力抗拒,因而开始在喉咙里用意念骂人,久而久之成为习惯,这是喉音的真正成因;13岁时发育,产生真正的性欲,经常用手抚摸外阴,自慰来享受快感,同时又觉得羞愧,又无法戒除,因为产生强迫思维与行为;19岁进工厂,因听别人传言她与师傅的谣言,一看到师傅就脸红,身体发抖,继而发展到站立不稳,要摔倒,又羞于与别人交流,澄清事实,继而不断用喉音与人说话或责骂别人,最终无法继续工作而退工回家;从此以后,见到任何人都用强迫自己用喉音交流或谩骂别人,继而声音越来越大,冲出喉咙,让别人听见了,更是羞愧难当,以至于无法正常生活,明知不对,无法改变,甚至想到轻生。

其实,小邵的经历并不是什么很大的事件,只是依她当时的认知与能力无法正确处理,而家长,老师与同学们也没有给予正确的帮助,导致她日后问题的形成。通过催眠治疗给她输入正确的信念与认知,她就被很容易的治疗好了。

最后,再多说一句,但一个人出现行为或心理偏差时,应该首先想到心理治疗,在排除心理因素后,再转去生理治疗(神精科治疗),吃药或动手术,一旦进入生理治疗,你一般无法回复到原来的正常状态,一定要谨慎从事。


4. 程先生,强迫思维,狂想症,恐惧,缺乏信心,失眠,10多年强迫史

 程先生,大学本科毕业,知名外企技术骨干,30岁,一米八的个头,满脸微笑,一表人才,却被强迫思维折磨,失去女友,夜不能寝,对未来充满恐惧,没有信心。对于他的治疗我就不说了,将症状罗列,供大家看看:

A.看见老人,想到自己早晚那样,觉得不可思议;

B.看见夫妻带着孩子,马上联想到性,觉得不可思议;

C.对结婚与另一陌生人一辈子生活在一起,觉得不可思议;

D.对时间有停滞感,对吃饭,上班,回家,睡觉等一辈子简单重复,觉得不可思议;

E.无法想象自己以前女友嫁给他人,自己常因此发呆,觉得不可思议;

F.凡事都考虑人生哲理,觉得不可思议;

G.对全世界的人每天都做同样的事(吃饭,睡觉,工作),觉得不可思议;

H.强迫联想,“逃”联想一双脚,“吃”联想一个人拿着饭碗,觉得不可思议;

其实,很多强迫症个案都有类似问题。通过催眠探索,发现他是童子身,30岁还没有性行为,这是强迫和焦虑的根本,至于为何还有恐惧和信心缺乏,就给一个简单答案吧:他的小弟弟是畸形的。好了,不多说了,自己去思考吧。

治疗完成,他提升了人生的认知与境界,现在已经作为专家输出到国外从事高端技术工作了,不时打国际长途回来,和我探讨一些人生哲学问题。我建议他去多读佛经,以提升人生的大智慧的,他也不再强迫与焦虑了。


通过以上案例,我们发现,强迫症多半伴随许多别的心理症状,而且发病历史一般非常长,反复发作,即便打针吃药也很难治愈(以往传统医学的对症下药是不适合强迫症的心理治疗的),故而是心理疾病中最难治的一种,而且由强迫而转焦虑或抑郁等症状非常普遍。究其原因,还是要找到形成强迫症状当下的那个事变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治疗内心的强迫,而通过年龄回溯的催眠探索,能真正找寻生命早年的不当经历而加以康复,确实是一种强而有力的手段。当然,催眠治疗也不是一了百了的魔术,还依赖于个案的心灵认知的水准与提升。也就是说,催眠治疗师是船,而真正渡河的还是个案自己。

我在这里真心的等候你,陪你一起共度生命之河!

载自曹子策催眠著作《催眠术与心理治疗》(安徽人民出版社),欢迎转载,并请标明出处。